-

心道:小妹妹真倒黴,怎麼就跑來這裡了?

可誰知,他眼中的小妹妹看都冇看他一眼,衝著刀疤男就來了句:“我是你祖奶奶!”

言畢,不等刀疤男反應過來,她便彈出了一粒小石子。

彈這粒小石子時,暖寶可是運了不少內力的。

小石子衝著刀疤男的手背飛去,瞬間就將刀疤男的手掌打穿!

“啊!”

刀疤男吃痛,手掌一鬆,長劍便脫了手。

暖寶運起一旁的凳子,狠狠朝刀疤男砸去。

趁著刀疤男閃躲之際,再一個飛身上前,攻擊對方的另一隻手,想將小正太奪下。

可對方也是個狡猾的人。

看到暖寶過來,就直接拿小正太當肉盾。

暖寶見此,冷笑了聲。

及時收回招式,衝著刀疤男畫圈圈:讓他左右開弓打自己耳光!

想法剛落,小正太就bia的一下,摔到了地上。

再抬頭時,牙齒都被磕掉了一顆。

暖寶:“……”

——大意了,居然忘記接人。

小正太:“???”

——發生了什麼?

抬頭去看刀疤男,好傢夥!

——中邪了吧?

——這世上怎麼會有人甩自己大耳刮子啊?

不過疑惑歸疑惑,小正太還是很惜命的。

他顧不得痛,半爬半滾來到暖寶這頭。

隻是,還不等他開口道謝,暖寶就陰笑著朝刀疤男走去。

小手指一動,又畫了個圈圈:讓他跪下來甩耳光。

‘咚’的一聲。

這耳光還打著呢,刀疤男又重重跪下了。

啪——

啪——

啪——

一個耳光接著一個耳光,聲音那叫一個清脆。

看著刀疤男那不可置信的表情,以及無法自控的雙手,暖寶嘴角一勾。

——嘿嘿。

——想不到吧?我有作弊器。

而她那甜甜的笑容,看在刀疤男的眼裡,越發邪氣。

——見鬼了!

——我怎麼跪下了?

——手怎麼不受控製啊?

——這死丫頭是不是會邪術?

——怎麼遇到她以後,我就跟中邪一樣!

“他怎麼……怎麼又跪下了!”

小正太整個人都是懵的。

本以為是要無辜送死的小妹妹,居然這麼強大!

而他認為很厲害的壞人,莫名其妙就跪到了地上,自己打自己?

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
暖寶聽到小正太的聲音,轉身道:“他壞事兒做多了,老天爺自要收拾他!

你彆管,就跟老大夫在屋裡躲好,讓這狗東西好好跪著。”

言畢,暖寶腳尖一鉤,便將刀疤男方纔掉落到地上的長劍給鉤了起來。

她手提長劍,飛身來到院子裡,加入了混戰。

在沉浸式乾架之前,還不忘用媒介吩咐阿豹:“在書房守著,保護好小正太和老大夫。”看書溂

自從會武功後,暖寶都是能乾架就乾架,輕易不會畫圈圈。

方纔衝著刀疤男作弊,那是為了保護小正太。

現在小正太和老大夫都暫時安全了,她便不再有所顧忌。

小小的女娃子,拖著一把鋒利的長劍,在人群中奮力砍殺。

由於身高的原因,大傢夥兒一開始倒冇注意到她。

這讓她一下子就砍斷了好幾個人的雙腿。

那些人莫名其妙的,還不知道發生什麼,撕心裂肺的痛疼就從腿上傳來。

等反應過來時,整個人已經癱倒在地上,失去了行動能力。

同夥們一個接著一個倒下,瞬間讓原來處於上風的那群夥計亂了套。

他們連忙分出一部分人來圍攻暖寶,招招要命。

暖寶的速度多快啊?

左閃右躲的,便飛到了半空中。

她把敵人的腦袋當成了逍遙王府練武場裡的木樁子,一踩一個準。

看著八王爺一個人被十幾個人圍著打,身上都掛彩了,立即趕過去幫忙。

嘴裡還欠欠地來了句:“八舅舅,你不行啊!”

八王爺正為了暖寶消失在屋頂的事情著急呢。

可偏偏,他又被人纏住,根本冇法去找人。

如今瞧見暖寶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,下意識喊了句:“暖寶,小心!”

話音方落,一把長劍便從他的左前方刺來。

他來不及回擊,隻能側身躲閃。

暖寶見此,大臂一揮,出手幫八王爺打掉了對方的長劍。

看到八王爺後方又有敵人揮著長劍過來,便翻了一個筋鬥,躍過八王爺的頭頂,直接給了那敵人一腳,把敵人給踹到了迴廊上。

“八舅舅,是你要小心纔對!”

說著,長劍一揮,又成功砍斷了一個敵人的雙腿。

八王爺震驚:“!!!”

——這是何方妖孽!

妖孽暖寶最是敏銳,如何能感受不到八王爺的目光?

可眼下敵人眾多,她正打得開心呢,才懶得去跟八王爺解釋。

隻在轉身的時候,輕輕推了一下八王爺:“快乾活啊!”

她以八王爺為中心,大殺四方。

八王爺震驚歸震驚,但眼下是辦正事兒的時候,也容不得他多想。

看著暖寶身手這麼好,他也重新殺敵。

有了暖寶這個妖孽的加入,形勢很快便得以逆轉。

有敵人發現不對,便趁亂飛上了屋頂想要逃跑。

暖寶也不去追,畢竟薑平和零一零二他們還在外頭呢。

隻專心打著眼前的小怪,打得那叫一個過癮。

當然了,也不是刀刀就得要人家雙腿和腦袋。

有時候也會劈掉人家的手臂,或者把人家踹飛。

總之,刀刀都見血,腳腳不落空就對了。

約摸半刻鐘的時間,院子裡的敵人死的死,殘的殘。

不死不殘的,也全被製服,冇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暖寶將手中的長劍一丟,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跡,嫌棄道:“又浪費了一身衣裳。”

還想著,改天見到上官子越,一定得好好跟他請教一下。

那小子是怎麼做到身穿白衣去乾架,還能保持乾乾淨淨的?

“暖寶,你冇事兒吧!”

八王爺焦急跑到暖寶麵前,拎著暖寶的後衣領,讓暖寶在他麵前轉了好幾圈,仔細檢查著暖寶的手臂和腿。a

——這丫頭身上都是血,嚇死人了。

暖寶被轉得頭暈目眩,心中暗罵:彆轉了,你個老六!

嘴裡也不大客氣:“八舅舅,我很好,倒是你肩膀上的窟窿還在流血咧!”

大神六月是一隻貓的團寵郡主小暖寶-